热门搜索:

使者还是不断过来见鬼我非得把同样的话说上几万遍吗

时间:2018-12-18 23:00 文章来源:互联网

 尼德霍格:这一回开始文章自带bgm了呢。
 
    李林:当然的吧,为了服务读者,各种各样的福利是必不可少的吧?
 
    尼德霍格:请问李林大人,克劳塞维茨是谁?
 
    李林:卡尔?菲利普?戈特弗里德?冯?克劳塞维茨(1780~1831年),德国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普鲁士军队少将。1792年,参加了普鲁士军队。1795年晋升为军官,并自修了战略学、战术学和军事历史学。著有《战争论》一书。“战争是政治的工具;战争必不可免地具有政治的特性,……战争就其主要方面来说就是政治本身,政治在这里以剑代表,但并不因此就不再按照自己的规律进行思考了。”对于克劳塞维茨的这一论点,列宁曾给予极高评价。列宁称他为“一位非常有名的战争哲学和战争史的作家”。
 
    尼德霍格:那么z字旗又是什么典故?
 
    李林:每次出战前,总要升起一面形状如英文字母“z”的旗帜―――这样的情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中,是一种很常见的出战仪式,表示舰队即将发动进攻,以此鼓舞士气。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日本海军的这一传统仪式,是从日俄战争中的对马海战中继承来的。
 
    1905年对马海战中,在与俄国舰队相遇接战之前,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八平郎向全舰队下达了作战命令:“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各员一层,奋励努力!”随后便升起了表示“决战”的z字旗。由于日本海军在舰炮性能、训练水平、舰船的数量和技术等方面都占有优势,再加上东乡八平郎的指挥得当,对马海战之役,日军大获全胜,俄国舰队几乎被全歼。后来珍珠港和马里亚纳海战,日本联合舰队再次升起z字旗。
 
    尼德霍格:哦哦!那么此次推荐票之战是否也要升起z字旗呢?
 
    李林:你咒我早死还是咒这本书早夭?
 
    尼德霍格:……请读者大人们继续帮忙投票啊,不然有人杀龙啦!!
 
    %%%%%%%%%%%%%
 
    ps:感谢诸位读者的厚爱与支持!请继续协助本书的投票作战!目前情势还不容乐观,万望各位继续砸票!
------------
 
27.贵族的决断(一)
 
    烛光照耀下的银制烛台熠熠生辉,经特殊渠道搞到的阿鲁比昂红茶发散沁人心脾的茶香,加入柠檬和糖的芬芳口感令人心醉。墙壁上悬挂的肖像画、风景画充分为房间装点出雅致氛围。房间中心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几把装饰阿让托拉通伯爵家族盾形徽章的、边框雕刻繁复条纹的靠背椅围着地毯成四方型摆设。滚着金边、绘有蓝色饰纹的瓷器茶具端正的摆放在茶几上,整间房间的摆设酝酿出一股浪漫的艺术格调。
 
    再有几位文艺作者、艺术家、评论家坐镇于此,加上几个文艺腔十足的话题。一场沙龙所需的全部要素就聚齐了,接下来就是一道道没完没了的美食、饮料、喧闹、唱歌……
 
    奢华的沙龙里缺乏上述关键要素,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文艺气息早已荡然无存,两个神情阴沉木讷的男人占据了豪华客厅,冷淡尖锐的气息溢满宽阔房间。
 
    有税金和国家薪俸供养的贵族们很少为吃穿烦恼,照理说世间最幸福的群体应该就是这些不必为生机奔波的老爷们,不过平民眼中衣着光鲜、生活无忧、闲的蛋疼的大人们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烦恼。
 
    阿让托拉通伯爵正在直面属于他的烦恼,竭力维持面无表情的缄默状态,同时思考着是否把手帕代替手套丢到对方脸上,用一场酣畅琳琳的决斗来摧毁问题。
 
    欧仁.德.帕略(www.13800100.com)男爵不管家世、族谱、血脉、魔法师等级资格、功勋、身高、相貌在掌握一地实权的费利克斯.德.阿让托拉通伯爵(www.13800100.com’argentoratum)面前全都不值一晒,对血统的高贵纯洁重视程度远超常人想象的傲慢大贵族压根不想见到贵贱通婚的产物――一个脑门稀疏、带着一脸王都吕德斯(lutèce)市民特有的自以为是、实质连易碎花瓶都不如的傻瓜。
 
    换成以往,他会把这个弱智烧成灰,倒进粪坑里――一如已经沉入屎尿池底、曾经名叫莫内的那一撮。可能会剁碎了拌入饲料喂猪――就好像某头猪的猥琐管家。
 
    他是伯爵,五角上级,接近准六芒级别的风火双属性变化系大魔法师。操控着阿让托拉通地区的金钱、武力乃至他人生死的大人物,当他想到什么让人痛苦致死的手段,悲剧就一定会降临在被他盯上的倒霉蛋身上。
 
    但伯爵大人一反常态的选择了忍耐,尽管最近一波又一波的访客让他心情接近恶劣的底线,而端坐对面的那只苍蝇又是其中之最。但伯爵既不可能把所有苍蝇都烧光,更不能让这只秃顶苍蝇在他的城堡、他的领地内出半点差错。
 
    帕略男爵是王庭派来的特使,代替国王巡视阿让托拉通地区的耳目。某种意义,这位钦差大人代表着陛下无上的权力,冒犯特使等同于挑战王权的悖逆大罪。
 
    伯爵在茶余饭后讨论政治话题的沙龙里和其他大贵族同样对王廷和王权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但私下的牢骚和吹牛是绝不能拿到台面上显摆的。王族对国家的控制力依然强大,直属王族、对国王宣誓效忠的军队超过贵族们的私兵,绝嗣问题压根没影,5个选王侯(注)家族也没出现什么风云人物。伯爵没什么好的选择,对抗王庭自己起事之类只能放到酒醉之后随口说说罢了。
 
    做出虚心受教的姿态,除此之外没有更多需要干的事情了。
 
    但阿让托拉通伯爵违反这最基本的规则,怨气毫无保留的用脸色表达了出来。
 
    “伯爵阁下。”
 
    由于主人那恶劣的态度,身为宾客的帕略男爵采取了对等的态度作为回击。虚有其表的敬语和不待见臭脸的语调一起反推过去。
 
    “王都里最近关于您的不好传闻日盛一日,陛下派遣我到这里是想询问您……”
 
    “关于我是否准备进攻拉普兰;策划暗杀洛塔林基亚(lotharingia)公爵夺取整个亚尔萨斯(alsace)行省;看不顺眼图龙教区(turones)的主教准备摧毁教堂,砍掉主教的脑袋;看上了迪沃杜伦(divodurum)伯爵夫人,打算出兵抢人……真该死!这些都是从不知道那个疯子嘴里传出来的无耻谣言,我要亲手绞死那个妄徒100遍!从上上个月开始我就日夜不停的辟谣,可是一波波不知道从哪条烂舌根上听到谣言而向我求证的使者还是不断过来!见鬼,我非得把同样的话说上几万遍吗?”
 
    翻来覆去重复同样的话语很容易让人神经质,伯爵本身也不是什么耐心涵养极好的类型。等不及使者把话全部说完,一口气将重复2个月又12天的话和对现状不满指数濒临临界点的怒气全部爆发了出来。
 
    钦差特使没插话,也不发表客套的同情。只是闭上眼睛任由伯爵在他自家的客厅里表演发火独角戏,静静等到伯爵将唾星全部喷完,从脖子到脸都浮现过于激动的红晕,胸脯风箱般激烈起伏,嘴里吐着有所降温的废气时,令人心寒的冷光从张开的眼睑下射了过来。
 
    “伯爵阁下,您是否忠于我们伟大的国王陛下?”
 
    “我当然忠于陛下,忠于王国……怎么?!难道说王都里在流传说我打算夺取王都?!怎么会有这么荒谬可笑的蠢话?!!你们怎么会相信这种荒诞滑稽的玩意儿?!!”
 
    【王都的家伙们脑子都进水了吗?】――愤怒的质疑可能是种比较说得通的解释,但面前就坐着一位打王都来的男爵。在这微妙的时刻,伯爵是不会把从王族而下的全部王都住民得罪光的推论说出来的。
 
    “王都最近确实有一些和伯爵阁下相关的传言在四处传播。”
 
    把玩精致茶具的帕略男爵语速缓慢,享受着指尖上传来在王都被热炒到100个大埃居一套的精工制瓷器的润滑触感,逗弄宠物的斯文语调慢慢送出一些可怕的讯息。
 
    “陛下对最近出现的【阿让托拉通伯爵正在集结部队,准备进攻图龙,迎接菲利普公爵】的传言很是困惑,所以让小官过来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形。”
 
    凌人盛气在男爵托出此行任务内容的那一刻消散,伯爵威武堂堂的相貌笼罩上一层灰败的铅色。
 
    进攻图龙的谣言之前就有,但这一次未免太逼真、太可怖了一点。
 
    菲利普公发愁的国王陛下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对加强中央王廷权力保佑发自心底的热诚的陛下照样会好好修理不把国王权杖放在眼里的笨蛋。
 
    “这…友好,但调戏掌中猎物的恶质并没有掩盖好。
 
    一位伯爵对自己做出谦卑的表示――这样的事情并非男爵阶层能享受到的待遇,帕略男爵仔细享受着、记忆着仰仗王权所获得的力量,欣赏着伯爵大人此刻强自忍耐的屈辱、恐惧――正是男爵曾经体会过、付出过的那些东西。
 
    “陛下是睿智的贤明之王,足以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灿烂足迹的明君是不会被小人的闲言碎语所蒙蔽的,更不会就此冤枉忠心耿耿的臣下。”
 
    并非以眼前的谢顶男爵,而是遥远王都吕德斯深宫之中的最高执政者为对象,伯爵滔滔不绝的念叨着过去从未有过的恭维和辩解。由于这表演过于违心,脸上的肌肉一度发出抽搐的痛楚,恶心的不快和滔天怨恨在傲慢贵族的身体内翻滚膨胀,几乎撑爆双属性大魔法师的贵体。
 
    “为了终结无谓的流言,陛下特派小官来到伯爵管辖的领地进行彻底调查。只要能切实证明伯爵您对陛下与国家的忠诚。虚妄浅薄的言语也会不攻自破,不再有人理睬了。”
 
    帕略男爵热情得像是一位乐于扶危济困的多年老友,那个聪明到不长毛的脑袋正全速运转为陷入困境的阿让托拉通伯爵出谋划策解决困难。他的语气恳切,态度热情。那双小眼睛里过度的热切和盯上肥羊的律师们并无二致。
 
    追逐金钱的灼热欲念,名为贪婪的秽物寄宿于男爵的眼瞳之底,腐败的铜臭从这男人身上几乎能用鼻子闻出来。
 
    “我愿意配合男爵阁下完成这任务以证明我的清白,阁下有需要的地方毋需客气,还请直言。只要能办到,一定尽力。”
 
    感激的话语充当着愤怒本心的伪装色,不管有多想砸死、砍死、绞死、刺死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