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来也不算复杂时间――我们最缺乏的就是准备战争的时间

时间:2018-12-18 22:54 文章来源:互联网

 
    “诸位,我们为何而战?”
 
    “为了复兴王国!”
 
    “为了让背叛者得到惩罚!”
 
    未经训练的口号略欠整齐,但答案本身没有人恶化问题,条件反射般的迅速也值得肯定。
 
    “很好,非常好。那么由谁来执行、实现这目标呢?不用多说,是在座的诸位,是众多志同道合的精灵们。缺乏最基本要素――国民的支撑,国家建立根本无从谈起,更遑论复兴之事。所以我们不能只靠一味蛮勇的态度来对待战争。否则就算能拉上一倍甚至三倍的敌人来陪葬也不过是一场华丽的愚蠢失败。”
 
    站起身子,隔绝妥协、不可动摇的坚毅开始阐述思考战争的纹路。
 
    “有效保存自己,最大限度消灭敌人――战争基本原则是围绕此大前提展开的暴力行动。因此,为保障战争胜利所需最低限度的装备、训练乃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些都需要智力、资源、财力、精力。接下来的日子尼福尔海姆将全面进入战时体制,一切生产、生活都将以战争准备为最优先事项进行调整。所有可投入作战的力量都必须无条件接受军事教育训练。其中包括妇女儿童――当然,训练内容和力度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会议室爆发出交头接耳的私语潮涌,尽管不明白所谓【战时体制】是个什么玩意,但李林那可以理解的后半段发言让大家震撼。
 
    按照李林的规划,整个尼福尔海姆将进行彻底明确的转变。整个村庄、山谷将化身为一座兵营和生产武器的工厂,一切将围绕战争运转。
 
    没有谁对此存疑或是抱怨,李林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这场战斗的凶险程度将远远超过之前抓捕苦力入侵者的小打小闹,以前抵御人类劫掠的那些战斗也无可比拟之处。
 
    这将是一场关系到精灵一族的复国夙愿,乃至和精灵一族的复兴存亡的气运直接挂钩的战役,其中的伟大意义沉重到必须由每一位精灵共同承担,不存在逃避和推辞的选择。
 
    必须胜利,而且只能是以最低限度的损失获取的彻底胜利。如果战斗中的损失稍微过大,精灵一方也会难以承受代价,胜利的意义也会大幅度贬值,复兴王国的计划同样会受到影响放缓,增加更多的变数。至于失败……那种最恶劣的状况不必去想,谁都知道。
 
    没有退路和第二选择,只有竭尽全力夺取胜利。
 
    阿让托拉通伯爵军与尼福尔海姆山谷精灵间的pk在这一刻似乎已经为整个威尔特提供了全新的战争模式――由总体战、超限战、地雷战、游击袭扰战、伏击战、阵地战、阻击战交错编织起来的,将战争残酷性推至全新高度的新形态战争模式。
 
    “首先,对尼福尔海姆山谷周边区域的地形进行详细勘测。道路、河流、山洞、桥梁、山脉、丘陵、平原、丛林――各种地形分布位置都要在地图上明确标注出来。这关系到战局能否顺利进行,务必认真仔细。如果需要,尼德霍格将背负测绘员从空中测绘,最迟明天必须开始工作。”
 
    精灵们已经掌握相当于高中水平的地图测绘知识,包括提尔在内的几名最优秀学员将采用修正后测经纬度法和简陋版经纬仪、沙漏、望远镜等辅助工具展开测绘工作。不过李林也不指望他们一下子就能弄出高精度的军用地图。练习测绘和熟悉预定战场才是主要目的,高精度地图还得靠他自己。
 
    “你们要熟悉山谷之外的环境,敌军可能进犯的路线,适合敌我双方宿营的地点,敌军补给车队的路径、适合骚扰伏击的预设阵地,埋设地雷、设置陷阱的路段,用于撤退的路线,防止跟踪追击的措施,侦查骚扰部队的汇合补给地点……这些重要情报同样会影响战争胜负,关系到战士们的生死。务必用心去做。我会对此进行检查核对,进行讲评。”
 
    带着荣耀和责任感,新兵菜鸟们用力点头。
 
    原本以为不起眼的知识资料到了战时往往能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巨大能量,而地图测绘学是一直伴随战争形态同步发展的学科,尚未彻底理解、把握到何谓【战斗力倍增器效应】的精灵只能用略带朦胧迷茫的神情观望挺胸端坐的优等生集团,个别头脑简单的家伙还无法理解李林的解释,任由不明所以的困惑展现脸上。
 
    “不明白其中关键的,现在不用去纠结。在战斗结束后有大把的时间进行总结讨论,除去测绘小组另择时间补课,所有村民集中学习新式战术运用协作和新武器的使用方法等课程,除非伤病等特殊情况,一律取消休假,全体以全身心投入这场决定一族生死的战斗。”
 
    有若磐石般冷酷坚硬,拒绝其它意见干扰的威权不禁令精灵们正襟危坐,森严的阶级壁垒在培养起来的威望和生存危机的奠基下悄然树立,服从权威、恪守纪律的天性推动精灵们默默服从李林的部署。
 
    不需要升起【z字旗】(注2),也不需要【皇国兴废,在此一役】的历史重演和精神攀附。
 
    告诉精灵们美未来的蓝图,只言片语的美好愿景。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村民们便会毫不犹豫的自动成为尼福尔海姆山谷初具雏形的战争机器的细小零件。
 
    这头才刚啄开蛋壳的毛茸茸小怪物尚嫌稚嫩脆弱,但比起人类那一套尚未启动、锈迹斑斑的战争运作模式,地球上不断被完善的战争艺术更具效力,更具杀伤性和破坏性。尽管使用环境存在限制,导致需要作出重大调整来适应。但尼福尔海姆的独特环境削弱了人类军队的【主场优势】,给李林那些战术提供了发挥的余地。
 
    进入玛那稀薄区域作战意味着以魔法师和魔法武器为核心打击力量的人类方无法充分发挥优势,可用于进攻的主力只能是大量装备冷兵器的普通士兵,李林所设下的种种策略也正是为了最大限度削弱拥有庞大数量,骑兵、弓兵、枪兵、重甲步兵、狮鹫骑士等诸兵种合成协同已经有一定水准的人类方优势。
 
    “可是时间来得及吗?敌军很可能抢在我们完成所有准备之前出击,万一发生那种情况,该如何处置?阿让托拉通的军队不光伯爵麾下的那些,教会的圣堂骑士团还保有相当的战斗力,即使关系糟糕,可他们同样是人类的军队,有可能合流进击。同理,其他领地的贵族同样存在支援的可能,到时候又该如何处理?”
 
    震撼。
 
    惊讶。
 
    除却李林似乎永不离身的泰然自若和尼德霍格不忿的冷哼,会议室里的气氛完全被提问扭转,前面那两种情绪吞没了大家的思维。
 
    因为直刺李林计划中最迫切、最根本,可称之为致命漏洞的缺憾。
 
    更因为大胆质疑的是布伦希尔,精灵之中公认最早最铁杆的李林支持者。
 
    所以大家震撼,所以村民们惊讶。
 
    那姑娘本应是最没有可能顶撞、反驳李林提出的计划的。
 
    为何?
 
    偏偏是她做出这形同冒犯的举动。
 
    “我很高兴。”
 
    几近凝滞的空气中,李林露出豁达的面孔,差点令精灵们以为自己听错或者发生了幻听。
 
    “我很高兴。这不是客套,也不是伪装。没什么比其他听众都未曾发现的重点被一个细心的学员指摘出来更令授课的我感到高兴。一味听讲而不知自己思考不会有任何进步,对此表扬是在下为表达欣喜之情而应有的礼仪。”
 
    啪啪啪啪。
 
    黑发少年一边微笑着,一边让手掌互相撞击发出祝贺的声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李林牵头的鼓掌迅速泛起浪潮般的附和共鸣,包含小女孩复杂情感在内的欢悦羡艳视线围住略显窘迫的布伦希尔,精灵少女仿佛担心的肩膀微微松弛了下来。
 
    “布伦希尔的问题的问题回答起来也不算复杂。时间――我们最缺乏的就是准备战争的时间。这是我们的软肋,敌人最大的优势。人类方面的天然盟友让我的计划看起来难以实现,不光是你,恐怕对
    尽管克劳塞维茨在阐述战争特性时强调了政治的主导作用以及战争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但东方的军事学家同样洞察到这一点,对政治――战争中的偶然不确定间的互动关系做出了简明扼要的总结――【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比起【勇气】、【幸运】更侧重的【谋略】的古代先贤早已跳出【绝对战争】、【现实战争】的窠臼,撇下偶然因素积累的摩擦,思考着如何以人为的手段从其他方面入手给对手制造摩擦来同样收到效果。
 
    “伯爵大人将会有一大堆的麻烦需要处理,进攻行动将会推迟。直到他解决完大部分麻烦,重新开始战争前的空白期是我们宝贵的机遇期。”
 
    “麻烦?”
 
    搁下记录的笔,布伦希尔尚未意识到政治问题之微妙复杂的不解显露无疑。
 
    “要知道,布伦希尔。人类的社会体制还没稳固到能够容忍一介贵族擅自带领军队自行其是的程度。”
 
    脸颊稍稍向上歪斜,锋锐的讥刺微笑散出政治的气息。
 
    “让那些不愿承担责任后果的相关人士知道伯爵大人的异常举动,他们会帮我们争取时间。”
 
    %%%%%%%%%%%%%
 
    解说小剧场时间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