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高强度训练和作息严格的军事教育课程在宣布进入战时体制的那一刻

时间:2018-12-18 23: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剁死、烧死、淹死、掐死、咬死……这个乘人之危敲诈勒索的混蛋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伯爵大人还存有清楚如何取舍的理智,强压着几近失控的杀意向对方发出了邀请。
 
    【开价吧。】
 
    如同败阵投降之言隐藏在伯爵的应承之中。
 
    帕略男爵欣赏够了笼中的猛兽,伯爵最后死守的理智底线同样是他获取利益的上限。尽管和同一阶层的【朋友们】一样痛恨、嫉妒这些家世显赫的大贵族。但比起只会放嘴炮跟脑袋发热的同类们,帕略男爵知道该怎么维护利益。
 
    应得利益的重要性是远超过个人喜好的,跨过那条红线的家伙不光会失去娱乐和利益,就连性命也会不小心丢掉。
 
    娱乐时间结束,该是去计算出一个合理的、能为双方接受的数字是多少的时候了。
 
    “小官会尽快调查清楚事实,伯爵大人安心在家等待结果即可。一旦出现结果,小官必定第一时间通知阁下。愿母神赐予您安宁幸福。”
 
    起身行礼致敬的男爵;
 
    还礼欢笑送客的伯爵;
 
    谁都不会想到,认知到。
 
    瓷器饰纹上附着有微小到肉眼无法看见的黑色晶体,非生命的耳目将房间内的一切动静如进入伯爵城堡以来的每一日般忠实记录、传递到远方的旁观者。
 
    %%%%%%%%%%%%%%%%%%%
 
    解说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我是第一次提问呢?李林大人,尼德霍格阁下上哪里去了呢?
 
    李林:那个笨蛋出场太多,有些观众觉得正太卖萌无感觉,所以让他先去后台吃便当了。
 
    布伦希尔:―-―b……感觉有些可怕呢。对了,这一次有提到【选王侯】,请问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头衔?
 
    李林:选王侯制度的原型是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选帝侯制度】。选帝侯(德语:kurfurst,复数为kurfursten,英语:elector)是德国历史上的一种特殊现象。这个词被用于指代那些拥有选举罗马人民的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利的诸侯。此制度严重削弱了皇权,加深了德意志的政治分裂。1356年,卢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皇帝为了谋求诸侯对其子继承王位的承认,在纽伦堡制订了著名的宪章“金玺诏书”,正式确认大封建诸侯选举皇帝的合法性。诏书以反对俗世的七宗罪为宗教依据,确立了帝国的七个选帝侯。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被拿破仑勒令解散,选侯权失去了意义。
 
    本书中查理曼王国的选王侯制度并非直接选出国王,选王侯都是有实力、历史上建立过不可某灭之功勋、家室传承的最高阶大贵族,在王族绝嗣的国家重大危机时,几个选王侯才有机会参选国王。事实上,更接近王族的备选零件。
 
    布伦希尔:感觉人类国家真是复杂呢。还请诸位读者先生们多多支持本书,能够投下推荐票和宣传推广,小女子在此拜谢。
------------
 
27.贵族的决断(二)
 
    [[[cp|w:306|h:500|a:c|u:www.13800100.com/chapters/20131/31/www.13800100.com]]]
 
    %%%%%%%%%%
 
    感谢各位书友的鼎力支持,但现在本书与奇幻类周推榜上还是屈居第五,落后第四位的《心猎王权》近30票,希望各位书友能继续砸票,帮助本书更上一层楼,在此不胜感激!!
 
    %%%%%%%%%%
 
    “哎呀哎呀……贵族们呐……”
 
    悬浮空中的晶状羽毛放出激光立体投影,另一组负责通过振动模拟声音信号传输。伯爵城堡内沙龙的谈话从头至尾在尼福尔海姆忠实再现,鉴赏完毕真实丑陋的话剧,黑发红瞳的异貌转向后方一同欣赏的观众们。
 
    包括数名人类部下、一批最优秀精灵学生在内的观众们脸上的鄙视厌恶全都收藏了起来。
 
    人类们摆出了雕像般的坚硬默然,精灵们残留脸上的是深深的无聊。
 
    厌恶到麻木后,对人类贵族间的潜规则游戏表演令精灵们只剩无趣之至的观感,然后连吐槽这群表里不一的渣滓的兴趣也淡漠下去。
 
    难以消除的倦怠,消耗着年轻精灵们的耐心精力。
 
    “打起精神来,先生女士们。我知道大家对这种观察课深感无聊,现在让我们进入稍好一些的分析研判环节吧。”
 
    像个热爱事业的大学教师――年轻的有些过分的异例讲师让课程展开带上诙谐轻松色彩的互动,环顾了一下条件拮据的教室,李林的手指指向一侧。
 
    “芙蕾娅学员,你来说说看。”
 
    “看起来的了便秘加痔疮的伯爵还有得烦,在此之前我们还能再从容的偷窥,继续训练。”
 
    简单明了的现状阐述,多了一点不必要的毒舌,其他方面已经很有些士官生的味道。
 
    不仅言论外表,看问题的方式也像。
 
    对此显出不置可否的讪笑,李林点了第二位作答者的名字。
 
    “怎么样?提尔。”
 
    “王都派出的特使虽然对伯爵做出了承诺,但国王的命令更为重要。必要的详查开展后,三至两周……最多一个半月调查应该会出现结果,届时谣言将失去效果。我们应该适时做出调整,转入第一级战备状态。测绘的地图和作战手册需要尽早下发,陷阱、地雷、飞雷炮的设置也应加快进入最后收尾阶段。”
 
    军官生――预备参谋的答案像样多了。
 
    “布伦希尔呢?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教会的动向尚需进一步确认,于格.卡佩勒(www.13800100.com)主教在一波波的谣言风暴中没有明确的表态和行动。他可能在观望,也有可能在暗中策划着什么。仅从现有的情报是无法研判出这位最近不出门也不接待客人、除了必要的弥撒祭礼仪式外绝不在公众场合露面的主教大人究竟在想什么的。”
 
    侧外角度谨慎的观察,环顾细节层面考虑全盘影响联动。即便当前情报略显不足,应侧重的方向却不疏漏,少女已经从单纯的战士向具备战略眼光和素养的候补军官缓慢而不可逆的蜕变。
 
    “很不错……还有谁来说一下吗?”
 
    托尔的脑袋几乎缩进桌子里面,希望李林不怀好意的目光能够就此避开自己。
 
    “好吧,每个人明天记得交上一份情报分析书。我会详细审阅,不是自己动手写的东西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请牢记这一点。”
 
    有意无意扫过托尔的一脸苦相,李林继续授课。那个似乎意有所指的警告和托尔脑门上不断沁出的汗珠完全忽略,有如跟他不存任何直接、间接关系般无视。
 
    那是托尔的事情,该为此烦恼头疼的只能是大个子精灵少年自己。
 
    逃避问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既然托尔不愿意现在面对问题,稍后更大的问题就一定会接踵而至。
 
    他需要牢记这一点,必须记住。
 
    “大家应该已经非常清楚舆论战的威力了,在我方的舆论导向、情报操作、心理暗示面前,情报流通不畅、反应也不够及时的伯爵一方完全陷入疲于应付的境地。在成功消除掉各方势力对伯爵军队异动的疑心之前,那支部队的任何行动都会招惹来危险的怀疑目光。这里我不再多说,接下来是自由发言时间,请诸位探讨相关的问题。”
 
    现炒现卖、新鲜热辣的授课并非为了培养速成的【网络水军战士】、【键盘爱国者】、【自干五】、【精分】之类的工具而设立,如何搅乱敌国的步伐节奏、如何利用大众心理弱点从内部分化瓦解堡垒才是学习重点,在此之上,重点中的重点则是――
 
    “非正规战的优势更多体现于战前准备与扰乱后方,但是在正面作战中是否能产生有利一方的力量对比变化还有待观察,至少目前这方面的案例还很缺乏。”
 
    芙蕾娅的开场简明扼要,为了捍卫肩膀上那两块底版缀有金色半环绕麦穗的交叉宝剑、底部一条粗折杠的漂亮松枝绿色肩章(注),捍卫肩章代表的荣誉和地位,更为了心中难以言明的情思,小女孩努力的表现着自己。
 
    中士的军衔标志似乎并不起眼,但只要注意到芙蕾娅完全不应该服役的年龄和大多数男生还只能挂着列兵的和上等兵的细折杠光板肩章晃来晃去的事实。捍卫这个破天荒的等级评价的行为还是很有必要的。
 
    “非正规作战可以影响战争的进程,但决定战事结局的还是正面实力对比。正面战场如果不能取得决定性胜利,非正规作战的价值也会很有限。”
 
    提尔的反驳清晰明确,在维护资优生与比芙蕾娅多了一条细折杠的上士肩章的战斗中,没有注明礼让女士的条例规则。
 
    “为了更加有效的打击敌军,非正规作战的模式同样应该得到和正规作战同等的重视。而不是偏废一侧,合理交替使用足以产生加速战局进展的变化。”
 
    对超限战有些研究心得的布伦希尔加入了论战,学生们唇枪舌剑的辩论不断升温,教室里的分贝数不停的增长。
 
    讲台上传播危险知识的李林在过程中不发一言,任由学生们争辩。
 
    由伯爵府邸内的会谈直播衍生出来的,其实是逐渐成形的战争思维模型架构和军队组织的组成。
 
    由于时间和环境的紧迫,李林并不是慢腾腾地从步兵队列训练开始调教精灵们,【月月火水木金金(注2)】式的高强度训练和作息严格的军事教育课程在宣布进入战时体制的那一刻起正式成为尼福尔海姆的生活主旋律。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退出的软蛋、从某个比较高的地方跳下来的精神脆弱者一个都没有。精灵们咬紧牙关,拼尽每一份力量让自己在训练场上的摔打和几近实战的残酷拉练中适应。那执着和坚韧的值得赞叹敬畏。
 
    但看起来相对轻松惬意的战略战术课程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堆满密密麻麻文字的教学课成了被众多精灵视为畏途的死亡时间。
 
    这完全是思维模式不同惹出来的祸,而李林开始阶段的填鸭式教育则把这种矛盾放大了。
 
    精灵们对战争模式、战略、战术的概念――压根就不存在那种系统条理的玩意。他们从父祖辈哪里学到的战争认知几乎就是古惑仔街头斗殴的血腥版本(真正的古惑仔打架很少死人)。
 
    李林用填鸭式教条教育培养出一批速成职业军人的想法结结实实的撞在僵化思维的铁板上,教学进度慢得让智障学校都能找回自信。
 
    遇到问题立即予以解决。在上了两堂课之后,李林以他惯有的高效率做出了调整。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激素被注射进速成军校班,迟钝拖沓的风气立即为之一变,【平等施教】的低效进度再也看不见了。
 
    那种松散悠闲的教育方针不被容忍存在于教授战争和杀戮的学校范畴之内。
 
    恶劣的环境态势不容许天真理想论渗入,【有用的】、【不成材的】之间存在清晰的等级与界线,军队那种钢铁般的严格作风在学生间慢慢培养了出来。
 
    冰冷的唯实力论;
 
    几近残酷的竞争环境;
 
    在这只为打造出理想军人而存在的小小学校,眼前用嘴炮和思维去理解何为战争的学生是未来军队的种子。每一位列兵都受到成为军士的培训,每一位军士都受到成为军官的培训,每一位军官都受到成为将军的培训。最优秀的几个将会被赋予构建起总参谋部的重任。
 
    被一点点灌输进现代军队的理念,组成新型军队的骨干们所展现出来的并非只是一群纸上谈兵的空谈理论家,作为接受李林特殊军事教育的精灵们已经让一副令观望者生畏蓝图逐渐成形。
 
    他们要学会不光只是从军事角度看待战争,同样也要学会政治、经济的角度去解读战争中的过程细节。
 
    通过多媒体偷窥教学提供鲜活例子就是其中的一环,通过分析辩论,李林的观点、理论迅速被他杰出的学生们接受研究。
将之篆刻在脑髓里,准备着有朝一日将理论转化为实践。
 
    他们不会缺少机会,世界远未安定到他们无法施展才华的状态。
 
    血腥的实践课用不了多久就会授业,授课者则是最好的老师与陪练――敌军。
 
    %%%%%%%%%%%%%%
 
    解说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这次有提到军衔呢,请问李林大人,尼福尔海姆山谷内的军衔是怎样的?
 
    李林:军衔是区别军人等级的称号,一般分为将官、校官、尉官、士官和士兵5等,每级再细分数级。部分国家设元帅和准尉。尼福尔海姆山谷里的精灵武装力量军衔采用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现行军衔,等级如下,详情见开头的图:
 
    将官:上将、中将、少将。
 
    校官:大校、上校、中校、少校。
 
    尉官:上尉、中尉、少尉。
 
    士官:一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三级军士长,四级军士长,上士,中士,下士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