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辘转动的干涩摩擦音和行走时铠甲的撞击响动挠着洛克的耳朵

时间:2018-12-18 23:18 文章来源:互联网

 但这分量只是【改变世界】的最终目标中的一小撮,唯有承受世界的重量才可完成那种宏伟的大志。
 
    照顾李林的起居,为劳累的主君身边摆上一朵娇羞少女般的黑紫色花朵――旁观者或许觉得这些琐事太过卑微无趣,尼德霍格所持的则是完全相反的观点。侍奉超常的存在,为其分担些微辛苦,带给年幼黑龙的是责任感与荣誉感。
 
    龙、人类、精灵眼中的超常和尼德霍格口中的【高兴】难以协调在一处,沉静无表情的面目说成是雕像较容易被接受。
 
    “有些好奇罢了。”
 
    雕塑注入了生气,嘴角牵扯出一个绝非善意的弧。
 
    “伯爵家的先祖大人,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怎样的状况下想到用【概念伪装】的?就这一代阿让托拉通伯爵的表现来看,实在很难想象有过那种杰出的天才祖先呢。”
 
    嘲弄、揶揄的气息带着微不足道的热量挥发进空气,舌尖传来足以提神又不会感到过度而发腻的甜味刺激,比照身体健康管理指数后,精确至毫升的茶饮料送入体内。
 
    “祖先太优秀,后代很混蛋的事情可谓常态。不过【概念伪装】……变化系术式见长的家族秘术典籍之中居然会用操作系高等秘奥来充当保护措施。谨慎的简直像是在宣告【此处有不可告人之谜】啊。”
 
    谨慎过头、想太多的家伙都容易犯类似的错误,如果他们听过那个白银、埋藏地、小纸条的故事,情况会稍好一些,不过或许他们知道类似的故事,可依然不会改变自己的做法。同样可以拿来当笑话的事情总是不断重复。
 
    学到一点察言观色技巧的黑龙静听着吐槽,不懂装懂随便插话的低俗行为在立志成为合格副官的尼德霍格身上慢慢消退,李林点出的那些疑点正被他消化。
 
    龙族普遍擅长变化系和强化系的攻击术式,对操作系术式较少涉猎,但可不是一窍不通。即便还是幼龄阶段,大多数年纪一大把的人类魔法师在尼德霍格面前充其量不过是些小毛头,在跨系统魔法知识概念方面,长寿且能进行知识传承记忆的龙族有着独到的先天优势。
 
    【概念伪装】是操作系的高等术式,有着【附着指定物体】的特性,一般不直接作用明确的施术对象,通过术式片段的积累赋予不同的特性给解除对象――说起来更像是被动触发的魔法陷阱。
 
    这种术式的原理介乎于心理暗示、肉体显现精神影响等精神层面操作,效果从提振食欲、促进睡眠到治疗精神创伤不一而足。
 
    萨德所接触到的,是【概念伪装】的负面应用形式,算得上比较恶质的防盗措施、
 
    运用特定的暗示――文字排列、色彩分布、隐藏图形等等陷阱在阅读秘典却不知隐藏危险的家伙脑中逐次构筑出精神控制的术式,渐渐侵蚀对方的思维,最终受害者会成为一具听话的行尸走肉。
 
    不论从防盗还是保密角度来看。弄到这程度实在有够夸张。更不可思议的的是哪位七翼等级的伯爵家先祖闲得蛋疼,以至于需要为另一位操作系高阶位魔法师为传家宝附加安保措施来打发时间?而阿让托拉通伯爵放养、观察萨德的一系列不自然举动更让尼德霍格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眼下不必过于深究这个问题,和即将开始的战争相比,猜测别人的意图、臆想阴谋论之类的连次要事项都算不上。”
 
    赤色眸子眺望着窗外的的暮色,和过去偶尔从居室的加固狭小窗口所窥见的污浊大气半分相似也无的清爽夜幕可以看见灿烂的星辉。自转进入到阴影侧的风景和冷光沐浴在【欠缺某部分】的美少年之上。
 
    星空本身不具任何情调色彩,智慧种所看、所听、所触的情报会被沾染上他们自己的想法与色彩,然后加以修饰的言语文字流传于所属的社会体系之中。
 
    ――多余的行为。
 
    尼德霍格默默侧立于如画般的风景旁,瞳孔倒映着沐浴月色的安逸少年。谴责着那些梳理文字颂扬月色夜景的家伙。自诩为文豪撰写风花雪月的蠹虫何曾见过月光下淡然的这道身影,未曾亲眼目睹过寄宿天命之王的身影有何资格评论【美丽】?
 
    #########
 
    伯爵面前码放着整齐的金币,10枚一柱的大埃居犹如等待校阅的精锐士兵承受着主人灼热的视线和威压。
 
    太过灼热的视线不是自信也不是傲慢,是完全由负面情绪组合出来的东西。
 
    第十五代阿让托拉通伯爵失去了往日欣赏金币时不屑和享受的外表,他十分沮丧还很恼火。周遭的玛那被情绪波动撩拨的出现活性化反应,洋溢杀意的不安漩涡在房间内持续。
 
    损失一大笔钱注定会让一个精神正常的男性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其中杀人和自杀是最极端激烈的两个选项。具体到伯爵大人身上,就成了想把某块土地和上面的居民烧到连渣都不剩下的强烈冲动。
 
    如果损失的数额再大上一些,他一定会那么干。
 
    讹诈的金币数量还在容忍底线之上,伯爵眼下总算还能抑制那种会危及无辜之人的强烈冲动,而不是将之付诸实施。这是免遭无妄之灾者的幸运,也是怒气无处可泄的伯爵的不幸。
 
    帕略男爵和他的手下们还在四处进行所谓的调查,傻子也能看出缺乏明确目的、没头苍蝇式的搜查除了把伯爵领地闹得鸡犬不宁之外毫无用处。了解内情的伯爵拦下了城堡内几乎暴走发飙,准备袭杀国王特使的骑士们。咬着牙等待那位秃顶男爵摸清楚自己的家底后报价。
 
    支付【封口费】后,特使便返回王都汇报调查结果,王廷向阿让托拉通周边各方辟谣的文书――前后相加在一起会花掉不少于一个半月的时间。期间,伯爵只能呆在城堡内安心等待各方势力交涉的结果,他的部下们也一样。
 
    忍耐是难能可贵的美德,拥有这良好美德的人不算多,伯爵属于多数派那边,不过他深信金钱、时间、精力等等一时的付出会是物有所值甚至超出的。
 
    “占领了山谷,控制了那些金矿就行了……!!!!!!”
 
    毒蛇般盘踞着伯爵脑髓的贪欲发出嘶嘶的鸣叫。
 
    %%%%%%%%%%%%%%
 
    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又是红眼睛,又是契约,李林大人是想做什么呢?
 
    李林:对方又不是少女,和这样的老头子定契约好无聊啊……
 
    布伦希尔:乙……乙女就可以吗?
 
    李林:不是谁都可以的啊,有些读者就喜欢御姐来着的,而有些喜欢贫乳萝莉来着的。
 
    布伦希尔:真是绅士呢……
 
    %%%%%%%%%%%%%%
 
    ps:感谢诸位大力投票支持,稍后会更新人物设定,请大家使劲砸票,谢谢了!
------------
 
28.漫步死亡禁区(一)
 
    今天三更!弟兄们把票都砸上来吧!本周最后一次冲击排行榜第四位的作战就仰仗诸位兄逮了!
 
    %%%%%%%%%%%%%%
 
    让.洛克(www.13800100.com)抱着由大量细小铁环互相衔接制成的锁链甲走出屋门,穿过鸡鸭吵闹喧哗的庭院,沉重的锁子甲(注)被小心放入木桶,边上放着另一只盛有细沙的桶。看着即将耗去一早上时间的工作,嘴边还未长出绒毛的资深骑士侍童从胃袋里反刍出生活的叹息。
 
    几乎所有骑士都有侍从生活的经历,清苦艰辛的童年是骑士生活的标志性部分。
 
    老兵使唤新兵,骑士折腾侍从。军旅生活的旋律永不缺乏这样的音色。当新兵熬成老兵,侍从行礼成为骑士之后,新一轮循环再度开始。
 
    再过几个月,洛克将会接受一次洗礼。【侍童】头衔会更换成【侍从】。本来倒也算是很提气的好事,只是换了名字并不意味生活会就此发生转折。生活节奏在短暂的起伏一下后会重新回到过往的轨道――服侍皮埃尔骑士、保养装备、学习骑士技艺……
 
    单调枯燥的日常会伴随洛克到二十一岁,经历骑士养成所有难关接受正式的洗礼,洛克会被授予光荣的骑士称号,成为一名捍卫母神信仰,保护教会布道,守卫国王统治的一名骑士,对一名志在踏上骑士道的男孩来说正是耀眼梦想必经的一步。
 
    “擦亮你的铠甲,磨好你的佩剑。总有一天你会因为细致的工作而捡回一条命。”
 
    模仿皮埃尔骑士欠缺幽默细胞的表情,嘴里念叨老骑士一本正经的训诫。洛克自嘲的苦笑一下后,拎起木桶把细沙倒进盛有锁子甲的那只桶,顶端包布的木棒小心杵洗着守护骑士生命的甲胄。
 
    古板固执的皮埃尔骑士是洛克亡父的好友,这两位除了正直之外实在难觅其他优点的男人都是那种高喊着母神之名,依靠【坚忍、毅力、傻劲儿】面对强敌、苦难、试炼的类型。有这样让人敬仰又无比头疼的长辈在,路克的生活状况可想而知。
 
    不热衷钻营献媚之事的两位长辈实在难以获得伯爵的喜爱,除了财政署定期下发的微薄薪俸和随年景浮动的租子――扣除向教会缴纳的贡金之后,剩下那点钱只够糊口用。是故虽有骑士之名,可洛克还是经常下地干农活来养家。
 
    【老实人总吃亏。】
 
    想起依附于伯爵之下的骑士们比他们滋润好几倍的生活,侍童心中吐槽般的叹着气。占据了丰腴采邑向农奴收取九一税、地租和贡礼或是在路口、河道设卡收钱的上级骑士收入稳定,手头宽裕。下级骑士则总是过着紧巴巴的清贫日子,不会盘剥领民的皮埃尔骑士在干旱洪涝的天灾后还会减免租子,做些赈济。但骑士道的光辉之路总得填报肚子后才有信守坚持的余力,贫穷艰苦是一种状态,是不是符合美德跟骑士守则则值得商榷。
 
    脑子里塞满了足以让幸福全部从指缝溜走的叹息,清洗锁子甲的工作却未曾有丝毫懈怠。再怎么有抱怨和不满,洛克还是清楚工作重要性和正确的态度的。
 
    在几天前――农民们开始给小麦脱壳的时候,阿让托拉通伯爵对领内直属骑士发出了召集令。
 
    【通往拉普兰的道路出现了邪恶的异教种族,山里来的尖耳朵袭击过往客商,为了维护阿让托拉通地区领民们的安全和神圣的母神信仰,将组织讨伐队剿灭作恶的异教种族。】
 
    战斗!一场货真价实的战斗!!
 
    男孩们的脑子里塞满了古老的骑士和魔法师传说,对渴望着给枯燥生活添加些许刺激元素的男孩们来说,这布告正中靶心,准确的把握到了他们的兴奋点。
 
    已经过了天真浪漫年龄段的骑士魔法师们同样充满了激情,不过他们是冲着军功章和赏金去的。
 
    不过是些用不了魔法,数量有限、还有不少老弱妇孺混杂其中的丧家之犬。为了弄些过冬的粮食衣物到阿让托拉通地界上犯事算他们倒了血霉。
 
    洛克的热情持续燃烧的时间不算长,【伯爵直属骑士将组成讨伐队主力】的消息让他激荡难以自拔的心情飞快的冷却下来。
 
    13岁的侍童知道和经历的生活知识足够让他明白光鲜表面之下涌动着怎样的污浊,说是少年老成也好,生存压力也好,简短的小道消息让洛克在很短的时间就弄清楚了现实――讨伐任务没他们什么事情。
 
    轻松溜达一圈,消灭几个微不足道的异教徒山贼,获得金钱和名誉――这样的轻松好事,伯爵是绝不会弄错合适人选名单顺序的。直属人员第一顺位,可信的附庸第二顺位,看不顺眼压到后面,越不讨伯爵喜欢的,从名单后面往前数越快,又或者干脆踢出名单里。情况如果棘手,名单则会以完全倒转的形式排列。
 
    没有可供申诉的道理,这就是法则。不公平不会因为有人抱怨而消失。四处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倒是会招来难以处理的麻烦。
皮埃尔骑士的经验谈,抛下烦恼的侍童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马车轱辘转动的干涩摩擦音和行走时铠甲的撞击响动挠着洛克的耳朵,晃个不停的毛刷停了下来。
 
    讨伐异教徒的布告下达后,经过门前大道的旅行商人少了很多,最近几天时间往来此处和北方山区的客商完全绝迹。
 
    大队士气高昂的骑士和大兵们沿着大道前往山谷丛林之间追逐尖耳朵山贼和属于自己的功勋,热情的村民拿出啤酒犒劳讨伐队的战士,教士们为行军队伍祈祷祝福,活泼大方的女孩儿们挥舞手帕欢送健壮的小伙子踏上征途。
 
    ――讨伐队出征时轻松愉悦的热闹场面迄今被洛克牢牢记忆。一份细节也未遗漏。现在应该是讨伐队归来了,大家想必会用更大的热情赞美欢迎得胜归来的英雄们吧。
 
    羡慕:一点点;
 
    嫉妒:也有一点点;
 
    恨:……应该没有;
 
    即使眼下硬币的幸运面没有朝向自己,但机会总是会出现在耐心等待者面前,到时候一定不会再错过的。
 
    乐观化的想法推动洛克走向大门,比他脑袋更高的篱笆墙挂满了进入深秋后变色的浓密植物叶子,这让洛克抱怨起他的身高来。如果像皮埃尔骑士那么高的话,不用走到门口或许已经可以看见热闹的场面了。
 
    侍童快走几步打开门扉,外面的景象尽收眼底。
 
    13年的人生历程遇到过许多【惊喜】、【意外】,之中有好事也有坏事。洛克总是能以乐天的笑容应对,所有乌云似乎都能被这真挚的笑容吹散。
 
    %%%%%%%%%%%%%%
 
    小剧场时间
 
    布伦希尔:是装备锁子甲的骑士呢,李林阁下。
 
    李林:虽然是旧式装备,但也是很烧钱的防具呢。
 
    布伦希尔:可以详细介绍一下锁子甲吗?
 
    李林:锁子甲,也称作链甲(chainarmor,chainmail),有时简称为“锁甲”,是一种在铁器冷兵器时代出现的铠甲,是皮甲问世以来的一次重大革新。
 
    十字军东征时,骑士们几乎全部披挂锁子甲。其重量大约13公斤。
 
    用细小的铁环相套,形成一件连头套的长衣,罩在贴身的衣物外面。所有的重量都由肩膀承担,可以有效的防护刀剑枪矛等利器的攻击,主要的作用还有对弓弩的防御,但威尔士长弓和中国连弩等强悍的弓弩还是可以侵彻贯穿锁子甲。最大缺点是柔软,锋利的剑猛地刺过来,就很难抵挡,如果是流星锤、狼牙棒这些重型武器大力砸下来,锁子甲就失效了。制作相当复杂繁琐,造价高昂。一般来讲,铁环越细小防护性能越好,每个铁环都要焊接相连,工作量可想而知。
 
    布伦希尔:现在这已经是旧式装备了呢,有钱的骑士都有板甲和胸甲。
 
    [sp=www.13800100.com/refer/pn2beovp9c294any/v.swf]
------------
 
28.漫步死亡禁区(二)
 
    [sp=www.13800100.com/refer/ca4gx1yc53uwmf6skweejw../v.swf]
 
    %%%%
 
    本回专用op
 
    %%%%%%%%%%%%
 
    三更爆发作战第二更参上!兄逮们!请更加有气势的砸票吧!尽情的砸票吧!本书书群号码275625734
 
    %%%%%%%%%%%%
 
    猪鬃刷子从抽走了力量的手指间滑落到地面。嘴巴微微咧开却说不出什么。眼睛瞪得老大,呼吸变得紊乱。
 
    有些事情没办法用笑容来对付过去,所谓让人难以言语、无从做出反应的事情——13岁侍童第一次见识到。
 
    严格的骑士教育支撑着洛克不作出过分失态的举动,那些缺乏相关养成教育的普通平民已经有人瘫坐在地了。
 
    沾染各种固液态附着物,几乎看不出原色的白布盖在几辆运货的马车上,赶车人脸部肌肤松弛,涂上黑眼圈的眼睛大大张开,下巴上蓬松的络腮胡须给脸部表情填上一块更显神经质的拼图。白布上的污渍干涸氧化后变成可怖的褐色,缝隙下露出的扭曲甲胄、空气中的异臭无声诉说马车搭载的货物为何,马车后面由一张张神情与车夫一般缺失生气、透着灰暗色彩面孔排列出的行军队列给人们的猜测打上注解。
 
    讨伐部队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收获了——失败。
 
    装备精良;
 
    训练有素;
 
    孔武有力;
 
    
    败给了一群尖耳朵的山贼。
 
    没有人能说服自己接受太过非现实的现实,
 
    满脸喜悦,大声欢呼胜利的将兵们,马车上载着的、手里挥舞着从敌军巢穴中夺回的财宝战利品,大家洒出庆祝的鲜花,姑娘们穿着烦恼了好几天后艰难抉择出来的漂亮衣服和满身征尘的勇士相拥亲吻,父母们为各自归来的孩子递上庆祝的美酒,商人们趁着庆典的热闹把货物抬价销售大赚一笔。
 
    ——大家期许的、认定的、等待的大军归来,应该是这样子才对。
 
    寄托着轻松愉快情绪和畅想的那支军队回来了,人们预定下的美好幻景被弥漫队列的颓废、绝望、不堪的气息干净利落地打个粉碎,抢先于思维之前作出正确反映的惊呆表情也成了状况注解的一部分。
 
    精灵——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